• 重新出发 - [边走边看]

    Oct 28, 2015

    Tag:英国 旅行

    上次去英国是我第一次坐飞机,飞了12个小时到达希斯罗机场,又坐了大巴到剑桥。对于一个16岁高中女生来说,第一次出国,不禁感叹外面的世界原来是那么精彩,外国同龄人的生活原来是如此不同。(飞机上呕吐和第一天晚上无助到偷偷哭泣的事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在伦敦这个国际大都市,我只停留了一天。匆匆看过著名的大本钟,威斯敏斯特教堂,伦敦大桥之后便返回剑桥。回忆已经非常模糊,但离开伦敦的路上,我暗暗跟自己说,以后我一定要回来好好感受这个城市。

    十年后我终于等到了去伦敦的机会,这十年间,我从一个舍不得花1英镑买瓶可乐的小女孩变成了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帝都白领。当boss问我能不能去英国出差一个半月的时候,我强忍兴奋平淡地应声说好。转身就找来《狄更斯讲英国史》、《金雀花王朝》、《Watching the English》这些书,决定从里到外先了解下这个国家。

    下周就要出发了,未来的一个多月,我会坚持用写作,记录本次英国行。

    另,打算在豆瓣账号中认领一下我的博客 doubanclaimd2ea134cbbd1a1ed

  • 在巴黎推铁塔 - [边走边看]

    Jul 12, 2009

        前几天在巴黎玩,埃菲尔铁塔太高了,我们要走很多路才能拍到全景,再走很多路走近。休息的时候,开始用相机乱拍,发一张比较有意思的上来~

                

        翁翁看了这张照片,给我推荐了一个mv,Lily Allen的歌,欢快的调子,很有趣~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kImWbg76-o&feature=related

        不知道国内现在能不能上youtube,估计安了绿坝就更上不了了,so pathetic.

  • Tag:欧洲 旅行

    ——从里斯本回到德国的时候,又是阴雨绵绵,让我霎时怀念南欧的阳光。

         如果没有西班牙朋友Rocio的盛情邀请,我大概不会把西班牙南部和葡萄牙列入旅行计划。2号下午5点到达塞维利亚机场,Rocio的爸爸开车来接我们,到了她家已经快9点了,慰问了一下她的两只猫,放下行李,晚饭10点多开始。不要惊讶,西班牙人习惯早上睡到很迟起来随便吃一点,下午三点吃中饭,晚上10点吃晚饭,大概因为那时候天才完全黑下来吧。我很不适应这种作息,但既然在别国,就要入乡随俗,以后也很难再体验这些了。晚饭吃了她妈妈做的沙拉和土司夹肉,外国人很喜欢吃外层很硬的面包,普及程度类似中国的米饭。随后几天又陆续品尝了西班牙著名的海鲜饭,熏肉,小菜Tapas,土豆菠菜饼,她爸爸妈妈英语不好和我们交流不畅,必须要Rocio随时翻译,但是对我们真的很热情大方。这一家三口关系很和睦,其乐融融的气氛让我也开始想家想爸妈了。

         第二天去了她家附近的小镇Arcos,在西语里Arcos意为拱门,因为这里有很多白色的拱门,成片成片的白房子,摆满鲜花的窗台,欧洲很多小镇反而比大城市更值得一去,在这里的石板路上走着,忽然想到三毛,这个对西班牙怀有各种情愫的女人,抬头,仿佛看到她坐在门廊上摆弄着收集的各种彩色石头,黑色的长发随意散落在肩上,眼神是不羁的,游离而又坚定。

         第三天,她爸爸开车带我们来到位于西班牙西南的城市Cadiz,这里被蔚蓝色的大西洋三面环绕,风是透明的,空气里也有某种花淡淡的甜味。也许因为自己是水相星座,或者很少能看到,我对大海有种特殊的感情,阳光跳动的海面,白色的海鸥,温暖的海风,柔软的沙滩,让我忘却所有烦恼,心里充斥着纯净的满足感。拍了很多照片,还录了个小视频,在沙滩上躺到快7点才离开。

         第四天,塞维利亚。正赶上周日,而且有复活节宗教游行,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挤在街上,整个市中心的每条街道都被人群塞满,而且烈日炎炎,我们只求尽快离开市中心走到没有游行的地方。这一天没有游览什么景点,很早回到宾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订到了原价120欧一晚打折到45欧的公寓式旅馆,里面有设备齐全的厨房,浴室,超大液晶屏电视,带餐桌和沙发的客厅,卧室还有一整面墙的镜子,爽翻了。可惜的是我们只住一晚,而且周日超市关门,要不然就可以买点东西在厨房做饭了。

         第五天全天都在塞维利亚的各个景点流连,Rocio家里还有其他事不能继续陪我们了,少了个翻译和导游,只能自力更生。塞维利亚的路七拐八拐,一点都不规则,对着地图都要找半天。但因为是周一,游行的队伍明显减少,下午三点我们就已经在最后一站---塞维利亚宫殿了。坐在长椅上休息的时候,走过来一对老夫妇坐在我旁边,听到他们讲德语,顿时倍感亲切,于是就攀谈起来,原来他们是从德法边境的一个小城来的,怪不得德语还带着大舌音。和这两个和蔼可亲的老人不知不觉聊了三个小时,之后合影留念就去觅食了。晚上11点半,我们坐上到里斯本的大巴,在一片叽里咕噜不知什么语言中睡去。

          到达里斯本的时候,眼皮重的怎么都睁不开,真的是用手掰开的...一夜颠簸,也没怎么睡好,但只能强忍着脚下的剧痛和头昏下了车(之前走了太多路,脚上起了好几个泡)。清晨的风很凉,我清醒了很多,在完全不知道路的情况下去问车站人员,还好有一个会英语的,还很热心地把坐什么地铁,在哪里转车都写下来了。葡萄牙用格林尼治时间,比德国和西班牙都要晚一小时,于是我们找到酒店时候,当地时间才7点。妈妈咪呀,那个黑人酒店招待一点英语都不会,我们跟她说在网上预定了房间,她以为我们要上网,搞了半天最后让我们10点以后再来。于是我们很落魄的拎着行李找到一个小咖啡馆,在里面吃了早餐,赖了快3小时才走。这次酒店换了个英语很流利的招待,5分钟搞定房间问题还帮我们寄存了行李。里斯本一日游就在经历各种波折后正式开始。我们先去了山上的一个城堡,给蘑菇和党员买了生日礼物,然后到海边,这是港口,没有海滩,让我有点小失望,不过还是有些世界文化遗产的地方值得一看。晚饭吃了正宗的葡式蛋挞,去超市买了三明治和酸奶,就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宾馆。

          这次南欧之行总体还是很顺利的,遗憾的是没有时间去格林纳达,因为从塞维利亚到那里要3小时了。不过,品尝了美食,见到了大海,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在海滩上瞎拍,我的脚,还有远处可爱的小男孩

  •      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呆了两天,泡温泉,逛皇宫,吃小吃。。今天中午和动动从布达佩斯飞回德国,easyjet推迟了40分钟才让登机,于是我有充足的时间逛免税店,范思哲的香水套装好合算,咬咬牙拿下。在匈牙利飞机延迟也就算了,到了德国,一向准时的火车居然也三番五次的延迟。我们只能随着愤怒的人流去赶慢一点的城市列车。比预期时间晚两个多小时才到波鸿,中国已经12点多了,只能等中国早上的时候再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

         明天下午又要到杜赛附近的一个小机场乘飞到西班牙的飞机,因为和西班牙同学Rocio一起,所以也不用怕语言不通无法交流了。在西班牙呆4天,再坐火车去葡萄牙里斯本,准备看看海就回来,不参观其他地方了。这一个多月的旅行,虽然有廉价机票和打折酒店,但还是花掉了不少钱,所以还是节省些比较好。恩很晚了,赶紧睡觉。最近总是梦到一些熟识的亲人和朋友,都是些很温馨的梦,希望今晚亦是如此吧。

  •      很多事的发生,很多人的相遇,到后来仔细想,貌似巧合,却又是注定。

         我们总喜欢计划未来,喜欢那种一切在掌控中的感觉。但生活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准备好迎接各种变化吧!

         明天搬家,住了半年的房间,还是有感情的。墙上贴的卡片,要一张张撕掉,所有东西要重新归置,电视和打印机要自己搬,一切,要重新开始了。原来热闹的10楼,就要人去楼空,安静又凄怆。

         休息几天,周一飞匈牙利,探寻被称作欧洲最美城市之一的布达佩斯。周三回来周四去西班牙南边和葡萄牙。安安你有空要教我几句西语啊,看在我二度进军西班牙的份上,嘿嘿~  连着旅行是很累的,所以这几天要早睡晚起,努力保证8小时睡眠。顺便说一下,睡觉是会减肥的,而熬夜会增肥且伤身体,所以诸位想保持身材,就少熬夜,多睡美容觉~恩我横去了…

  • 柏林第三夜 - [边走边看]

    Mar 24, 2009

         坐车穿梭于柏林街头,陌生而熟悉,我想我很久没看到高楼林立了。欧洲的房子基本都只有两三层,乍一看开阔平整,时间久了就显得单调乏味。

         德国人吃硬面包,喝很多咖啡,总是早上洗澡,死板严肃不会变通,略有洁癖,擤鼻涕却不分男女老少都异常大声,好像在用这种方式反抗着什么。

         第一晚在一家阿根廷餐厅吃了肋排,8.9欧的份量大得吓人,barbecue酱酱非常好吃。闯闯说回国要痛改前非恢复身材,看来我要劝她带上我一起。

         上周在波兰去了奥斯维辛集中营,整日的心情都很gloomy,昨天又去了柏林市郊的萨克森集中营,里面大的要命,我腿都快走断了,博物馆里的信息量异常惊人,要想一字不漏全部看完估计要两天两夜,最关键的是,这些集中营的餐馆都是免费的,而从装修布置能看出政府确实花了一大笔钱,很多德国人带着孩子来看,还随时讲解。如果日本有德国的认错态度,花个几亿多修些这样的纪念馆,让年轻的一代了解历史,中日关系肯定会有大改善的...算了,国民素质不一样。

         柏林的天气实在不适合旅行,丝毫没有春天的样子,刮风下雨,我的伞在几秒钟内就会被刮翻,干脆不用。查了下天气,明天居然有小雪,我这个白痴却只带了两件单薄的衣服来,看来只能靠加快走路速度保持体温,祈祷能撑过这一天吧。以前在三毛的《倾城》里,就对柏林的恶劣天气略有所知,这次才算是真正领教了。

         明天约了在友好家庭认识的女生Shahzoda一起游柏林,她专门请了一天假来见我,估计有很多话要倾诉,发了n条短信表达激动的心情,呵呵我这个知心姐姐还当到德国来了。哎如果天气好就perfect了。可是人生没有perfect的事不是么,你要觉得有也只是在欺骗自己。还是以平常心继续面对生活中的出其不意吧,有一点很重要,要善待自己。

         昨晚又梦到了爸妈,却是五六年前的模样。那时侯我还是个小中学生,每天早上冲下楼骑车上学,回头总能看到妈妈站在窗口,喊着慢点慢点要小心。放学到了楼下看到家里透出的灯光,心里就会无限踏实。初中之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与父母共同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归属感也越来越淡了。但总感觉被一种力量牵引着,也许,那就是内心最深处的牵挂吧。

         

  • Tag:欧洲 旅行

         今天刚从德国汉堡回来,在火车上,我一直再回忆这次旅行的点点滴滴,心里感叹着“what a fabulous trip“!

         3.10—— 吕北克(Lübeck)

         从波鸿坐火车到汉堡,行李寄存在车站之后就踏上了去往吕贝克(Lübeck)的列车,因为我买了German Rail Pass,一个月内的6天在德国境内随意坐火车, 所以就尽量把车程凑在一天之内。吕贝克是汉萨同盟的中心,以前的德国马克上还印着这里的景色,可见这个小城在德国古镇中的地位。火车站的一个帅哥工作人员人告诉我们地图在Info有,结果在那花了2欧才买到,后来在河边一个架子上看到了免费拿的,不爽了一阵。好在天气还不错,在市里漫步拍照也比较惬意。这里典型的建筑是红砖墙和铜绿色屋顶,还有很多古老的城墙和复式住宅,巴洛克式,洛可可式……我们参观了两个小博物馆,一个是布登勃洛克之家(Buddenbrookhaus),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马斯·曼家族的故居,1841-1914年为其所有,是曼的著名小说《布登勃洛克一家》故事发生的舞台背景。另一个是君特格拉斯之家,这里陈列了关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的作品和生平事迹。他原本学的是艺术,并且一直没有放弃绘画与雕刻,因此他的故居是一个极具审美价值的文学博物馆。在此我们还看到了获奖作品《铁皮鼓》的第一份打印稿。在市政厅广场的一家咖啡厅对面,有一家德国有名的杏仁巧克力专卖店,我后来计算了一下,在这家店我们两个女人居然驻足了1个多小时,看来女人一到购物就会忘记时间。最后买了20多欧的巧克力,终于心满意足的踏出店门。天气突然转阴下起了雨,我们跑到街角一家中餐馆吃了顿5欧的盖饭,还蛮舒服的。哎现在真的把欧元当人民币用了,想想广院西门的盖饭也就5,6块钱一份,现在在欧洲吃到5,6欧都算正常。回了汉堡,在大雨中拖着箱子找旅馆,绕了好几条路才找到,这旅馆是00在网上订的,后来才发现是多么的幸运。这是家很正规的hostel,里面条件也不错,24小时营业的。check in之后找到房间,还在插卡就听到里面闹哄哄的,心想完了晚上可怎么睡觉,门开了,还没看清里面就听到一句“wow, finally there're people here!" 标准的美语,亲切的笑容,三个男孩站在我们面前。Kristof, Rob和John从小一起长大,现在都在华盛顿工作,利用春假结伴来个欧洲环游。可能因为美剧看多了,我听到美语异常亲切,好像回到了奥运会在BOB工作的时候,英语说得还是比德语熟练一些。1小时之内就已经和他们混熟,这群人很好相处,超级幽默,我们说着各种笑话,直到旁边房间的德国人一脸阴沉过来敲门,才安静下来洗漱关灯。约定好第二天一起逛汉堡,小商量了下行程,便渐渐睡去。

           3.11-3.12 ——2 days in Hamburg

           早上7点半起来,那几个美国人还睡得七仰八叉。我们动作很轻的洗漱完,去晃他们的床(他们前一天晚上让我们这样做的)。如果不是跟着我们走,估计他们要睡到早上11点了。9点出发,去火车站买了张团票,我们正好5个人,这张票是2-5人在汉堡一天的通票,地铁汽车轮船都可以做。等等,我先来介绍一下这些美国同伴们:Rob,很像巨蟹的天秤男,侧脸很像梵高自画像,瘦高,爱好居然是cooking,总是看着Kris搞怪,自己露出慈父般的微笑,比较像巨蟹座……Kris,一点都不天蝎的天蝎男。一头乱发却被他成为awesome,随时有各种笑话和怪声,大学学audio,走路时经常拍着大腿打击节奏,一本正经的伸出pinky finger跟我拉钩说从来没去过红灯区;John, 很酷的美国水瓶座胖子,话不多但语出惊人。总是看着其他二人说笑很鄙夷的说"so silly",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看重这两个朋友。这三个人从中学就认识了,目前都在Washington工作。有这种同伴,旅途自然有趣很多。说英语还是更舒服些,也可以随意开各种玩笑。我们本来想去玩具博物馆,误打误撞坐车坐到很偏但风景美得惊人的城郊,看了一个puppet museum. 之后回到市中心,在一家阿拉伯餐馆吃了他们重磅推荐的Farafel(其实就是饼卷的肉和菜)。下午沿着阿尔斯特湖和少女堤漫步,天气出奇的好,鸭子也在湖面戏水。我们到仓库城游览了仓库博物馆,然后向天文馆进军。躺在舒适的座椅上看模拟的苍穹,听着Tom Hanks的讲解,真希望这一小时过的再慢一点。之后五个从来没见过红灯区的人准备去见见世面。St. Pauli是汉堡著名的红灯区,但不知是我们没找对地方还是太饿,大部分时间都在一家中餐馆度过,没有见到一个stripper,传说中巨大的comdem也没见到。可那三个人还是心满意足的说吃的很爽,其他都无所谓了。

         晚上和他们聊天到很晚,交换了联系方式。第二天早晨被kris的iphone闹钟吵醒,看着他们收拾行李的背影,突然觉得很不舍。有很多人在我们的一生中或长或短的停留,也许只是一个擦肩,留下的却是一辈子的回忆。拥抱告别,我和00继续在汉堡游走,天下着雨,潮湿寒冷,和昨天完全相反。我们时常陷入沉默,脑子里不约而同的想的是" if they were here". 我们来到市政厅前,因为斯图加特附近小镇的校园枪杀案,举国震惊,于是降半旗致哀。下午参观了德国有名的微缩景观博物馆,除了汉堡外,模型还有瑞士,美国,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其余的还在建设中。模拟建筑,很小很逼真的人,还有各种交通工具穿梭其中,真的很神奇~建造这些要花费大量人力和物力,而门票却不贵,很多家长带孩子来看,教育娱乐并行。因为天气很冷,晚上我们在汉堡一家有名的中餐馆吃完饭,很早就回到了宾馆。新住进来了一个高个戴眼镜的男孩,也是来自美国,在瑞典做交换生。同时美国人,这个人就冷了很多,跟我们说了几句就早早上床睡觉,一点都不High. 估计是在欧洲呆久了人吧。我们也无趣的收拾东西横去了。

          3.13——什维林(Schwerin)

          什维林是汉堡北部的一个小镇,虽然没有吕贝克出名, 但我个人觉得这里比吕贝克更安静美丽。什维林被好几个湖围绕,城堡和花园也是依湖而建,路上几乎没什么人,空气寒冷而新鲜,整个小城仿佛玻璃樽,美好而干净。我们在拍照的时候,正好一只白天鹅游过来,很给面子的让我们拍照,并且在我们周围游了十几分钟才离去。小镇的民风很淳朴,时常有好心的当地人主动来问我们要不要拍合照,这种情况在汉堡这样的大城市是不可能的。所以虽然天气很冷,心里还是暖暖的。中午在当地一家很有情调的小餐馆吃了德国菜,还点了可爱的冰激凌,之后心满意足的踏上回波鸿的火车。一路上,我们没有说很多话,因为这次旅行,实在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了。

          p.s 今天收到了Kris的邮件,说他们在丹麦也遭遇了坏天气,很怀念在一起的时光,并诚挚邀请我去美国玩。分别拥抱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以后也许不会再见,或者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但只要在一起的时候快乐,也就足够了吧。

         顺便求助:一直想把照片放些上来,可是空间只有10MB根本不够,怎么样才行呢?

         

  •      3.3-3.6 我的瑞士之行。这次旅行和以往的不同,在瑞士朋友David的带领下,我领会到当地人的生活以及慑人的美景。

         从比绍,圣加伦,苏黎世,卢彩恩,日内瓦,伯尔尼这些著名的大城市,到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小城Visp;从德语区到法语区,置身于这些地方,有时真的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虽然天气一直不尽人意,但阴天也别有一番味道。凭着一张四天的Swiss pass,我享受到各种公共交通带来的便利。车窗外一会是潺潺流动的小溪,一会是烟雾笼罩的阿尔卑斯山,一会是皑皑白雪上滑雪的人们,一会是绿色草坪上缓缓走动的绵羊——真是个宛若仙境的地方。

         一。在瑞士喝到至今为止我觉得最可口的啤酒。Litchi 啤酒是瑞士自产的,德国没有,酒精含量很少,被当地人称为女人喝的啤酒。微微带甜,清凉爽口。我当时每天一瓶,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品尝了。

         二。瑞士的物价高的吓人,不愧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苏黎世被称为欧洲最富的城市,从火车站出来就到了著名的班霍夫大街(Bahnhofstrasse),奢侈品店琳琅满目,街上行走的人们也是这个提着Gucci,那个穿着Prada. 就连土耳其烤肉饼也比德国贵一倍。虽然是金融都市,苏黎世却并没有那么浮华喧闹,走累了在辽阔的湖边坐一会,心里的烦忧也随波而去。

         三。第三天坐火车前往法语区的日内瓦,车厢里充满了吵闹的人群,这在德语区是绝对不可能的。看来不同的语言,也会带来不同的性格。城市也是一样,与德语区的苏黎世相比,日内瓦多了几分随意,建筑也颇具巴塞罗那般的南欧风格。在日内瓦看国际车展,买票时就被人用法语搭讪,问我来自哪里,会不会讲法语。而我到德国这么久,几乎还没有碰到德国人会主动搭讪。恩德国男人比女人害羞。

         四。瑞士德语我听的很费劲,h的音发的非常重。有一点很奇怪的是,德语区的人都说merci 不说danke,搞得我在回德国的火车上还没改过来。在德国,无论旅游还是平时出门,别人总是先跟我说英语,我用德语回答了之后再换德语。可是日内瓦,无论怎样人们都只用法语,非要我用法语问了“您说英语或德语吗”,他们才别扭的讲起英语来。看来法语为母语的人真的很难对付。巴黎我何时才能与你相见?

         下周二和00去汉堡以及附近的吕贝克,什维林。在此之前要好好休息下。Gute Nacht, Boch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