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摘抄

         每个选择必然有个反面,亦即放弃;于是选择与放弃的举动并无差别。
        ——《命运交织的城堡》
      
      被切成两半其实是件好事,如此才会理解世界上的一切人事物都不完整、才会知道这种不完整会带来悲伤。
        ——《分成两半的子爵》
      
      书册和誓言,比不上一个人既有的价值。人可以进行书写,只不过灵魂可能早就已经落失。
        ——《不存在的骑士》
      
      它没有名字也没有地点。我会再讲一次向你描述它的理由:城的组合元素如果缺乏相连的线索、没有内规  律、没有一定比例也没有相互交流,就必须给排除在可以想像的城市之外。城市犹如梦境:凡可以想像的东西都可以梦见,但是,即使最离奇的梦境也是一幅谜画,其中隐藏着欲望,或着隐藏着反面的恐惧,像梦一样。城市也由欲望和恐惧造成。尽管二者之间只有秘密的交流、荒谬的规律和虚假的比例,尽管每种事物隐藏着另一种事物。”“我没有欲望也没有恐惧,”可汗说“我的梦只由心生,或者是偶然形成。”
      
      “城市也认为自己是心思和机缘的造物,可是两者都支不起城墙。你喜欢一个城,不在于它有七种或七十种奇景,只在于它对你的问题所提示的答案。”“或者在于它迫你回答的问题,像底比斯人的斯芬克斯一样。”
        ——《看不见的城市》
      
      阅读就像在丛林中前进。
      
      巴黎到底是什么呢,巴黎是一本巨大的参考书,是一本查阅这座城市的百科全书:打开这本书,它给你一连串的信息,包罗万象为别的城市望尘莫及。
        ——《巴黎隐士》
        
      想要清楚看见地上的人,就应该和地面保持必要的距离。
        ——《树上的男爵》
      
      城市里的每样创新,都会影响天空的样子。
        ——《看不见的城市》
      
      如果我们忽略了自己,便无法认识身外的各种事物。宇宙是面镜子,我们在其中只能注视我们已经从自己那里学到的东西。
        ——《帕洛玛先生》

          爱人阅读彼此的身体不同于阅读写下来的书页,它可以从任何一点出发,跳略,重复,持久。从身体的阅读中可以辨认出一个方向,一条通向终端的路径。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