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新出发 - [边走边看]

    Oct 28, 2015

    Tag:英国 旅行

    上次去英国是我第一次坐飞机,飞了12个小时到达希斯罗机场,又坐了大巴到剑桥。对于一个16岁高中女生来说,第一次出国,不禁感叹外面的世界原来是那么精彩,外国同龄人的生活原来是如此不同。(飞机上呕吐和第一天晚上无助到偷偷哭泣的事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在伦敦这个国际大都市,我只停留了一天。匆匆看过著名的大本钟,威斯敏斯特教堂,伦敦大桥之后便返回剑桥。回忆已经非常模糊,但离开伦敦的路上,我暗暗跟自己说,以后我一定要回来好好感受这个城市。

    十年后我终于等到了去伦敦的机会,这十年间,我从一个舍不得花1英镑买瓶可乐的小女孩变成了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帝都白领。当boss问我能不能去英国出差一个半月的时候,我强忍兴奋平淡地应声说好。转身就找来《狄更斯讲英国史》、《金雀花王朝》、《Watching the English》这些书,决定从里到外先了解下这个国家。

    下周就要出发了,未来的一个多月,我会坚持用写作,记录本次英国行。

    另,打算在豆瓣账号中认领一下我的博客 doubanclaimd2ea134cbbd1a1ed

  • 考试@Germany - [边走边看]

    Jul 25, 2009

        7.25下午2点到3点,在德学习的最后一场考试。因为怕一直讲德语英语忘光,这学期我也选了一门英语课。课名叫Communication,可第一节课下来才知道是教写作的。看在老师比较幽默可爱,我也想听听德国人是怎么教英语写作的,就坚持了一个学期每周去听。最后的考试,一个小时完成一篇命题英语作文。老师给出大范围是Education,今晚在网上随便找相关材料,想找找语感,偶然看到这篇文章,某根神经被触动了。遂发上来和大家分享~

        Examinations Exert a Negative Influence on Education(考试对教育的负面影响)

     

    We might marvel at the progress made in every field of study,but the methods of testing a person's knowledge and ability remain as primitive as ever they were. It really is extraordinary that after all these years, educationists have still failed to devise anything more efficient and reliable than examinations. For all the pious claim that examinations test what you know, it is common knowledge that they more often do the exact opposite. They may be a good means of testing memory, or the knack of working rapidly under extreme pressure, but they can tell you nothing about a person's

    true ability and aptitude.

     As anxiety makers, examinations are second to none.That is because so much depends on them. They are the mark of success or failure in our society. Your whole future may be decided in one fateful day. The moment a child begins school,he enters a world of sharp competition where success and failure are clearly defined and measured. Can we wonder at the increasing number of drop-outs, young people who are written off as utter failures before they have even begun a career? Can we be surprised at the suicide rate among students?

    A good education should, among other things, train you to think for yourself. The examination system does anything but that. What has to be learnt is rigidly laid down by a syllabus, so 'the student is encouraged to memories. Examinations do not motivate a student to read widely, but to restrict his reading; they do not enable him to seek more and more knowledge, but induce cramming. The most successful candidates are not always the best educated; they are the best trained in the technique of working under pressure.

    在德学习期间,我的考试分数都比在国内高,因为什么呢?德国大学的考试制度很灵活,不像国内一张考卷定分数。就像上面的文章说的,仅凭一张考卷是不能考出一个人的真正水平的,而是考察了他的记忆力,以及受压下的高校学习能力。德国大学里的考试形式,都是教授自己确定,或是上课做专题报告,或是课下写论文,也有最后发一张考卷的,但是教授给分会参考平时学生课上报告的表现,以及出勤率。德国大学课堂上很少有人睡觉,不是因为学校咖啡铺多,而是这些课本身就是学生自己选的,如果不认真听,最后拿不到成绩还要下学期再修这门课,这样就会增加学期数,而每个学期的开销都是不小的。所以这里的学生多数都很用功,在这里学习也并不轻松。课程时间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之间,每堂课两个小时,学生选课时候可以根据自己习惯选择早中晚的课,我这学期就有选一门中午12点到2点的课,到了夏天,真是困死,只能提前买大杯花式咖啡提神。中国大学安排课都把午休时间空出来,这点还是比较体贴的,估计跟中国人的午睡习惯有关。

    个人认为,如果中国的大学可以不要对于每个专业的课程内容和数量规定那么死,让教授有更多自由发挥的机会,使教学及考试形式多样化,学生们会更加受益。

             

    找到大一时候的一张照片,那时候一上午4节德语精读,从8点一直到12点,很累,所以每到课间大家就都趴下睡觉了。。不过还是有精神百倍的人趁机偷拍。

    那个粉红色衣服的是偶。。

  • 在巴黎推铁塔 - [边走边看]

    Jul 12, 2009

        前几天在巴黎玩,埃菲尔铁塔太高了,我们要走很多路才能拍到全景,再走很多路走近。休息的时候,开始用相机乱拍,发一张比较有意思的上来~

                

        翁翁看了这张照片,给我推荐了一个mv,Lily Allen的歌,欢快的调子,很有趣~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kImWbg76-o&feature=related

        不知道国内现在能不能上youtube,估计安了绿坝就更上不了了,so pathetic.

  • 淡定,淡定。 - [边走边看]

    Jun 14, 2009

          如蘑菇姐姐所说,这个社会不安定,大家各自保重。确实,现代社会的人好浮躁,你看网上那一人发帖,万人跟风的架势,怎么就不能静下心想想再跟风呢?于是媒体就利用了这个可谓人性的弱点,出现接二连三雷人的报道,引起轩然大波。中国人多嘴杂,由于教育程度,社会阶层的不同,说出的话杀伤力也不同,但无论大小,都会对当事人造成一定的伤害,这种伤害,如陈冠希形容自己看到网上的第一张照片时的感觉,“希望那天就是世界末日”。你会说,网络没错,媒体也没错。错,就错在人心,好似浮萍,风往哪吹,就往哪漂,缺乏定力。

     

          当然,我一个没什么社会地位的大学生在这谈论社会,谈论人心,也是情非得已。但是真的希望现在的人们可以多花点时间在独立思考,完善人格上,而不是在沉溺儿女情长,散播八卦传言上。

     

  • Tag:

         上周的《Desperate Housewifes》里,Tom的参加应聘面试,结束后回家和妻子Lynette之间有这样一段对话:

    Tom: Aren't you gonna ask me about my job interview?

    Lynette: Oh, right. How'd that go?

    Tom: Ok... Until the 30-year-old who was interviewing me asked me if I'd ever used twittering as part of a marketing campaign.

    Lynette: And what'd you say?

    Tom: Nothing…Because I don't know what "twittering" is.

    Lynette: It's a social networking tool where you send instant updates to anybody who signs up for them.

           

    Twitter到底是什么呢?

    Twitter 是即时信息的一个变种,它允许用户将自己的最新动态和想法以短信息的形式发送给手机和个性化网站群,而不仅仅是发送给个人。2006年,博客技术先驱blogger.com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创建的新兴公司Obvious推出了Twitter服务。在最初阶段,这项服务只是用于向好友的手机发送文本信息。2006年底,Obvious对服务进行了升级,用户无需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而可以通过即时信息服务和个性化Twitter网站接收和发送信息。

    公司创始人之一的Biz Stone看到Jack Dorsey2006年开发的程序时,他想到了一群小鸟聊天的场景:“大家都叽叽喳喳的,既简短又聊得很开心。”于是出来了一个鸟鸣的拟声词“twttr”,后来又加上原音成为“twitter”。

    目前国内也出现了许多类似twitter的网站,比如说说 、饭否 、叽歪 、Fexion网 等等十余家网站。其主要优势是对中文的良好支持,以及与国内移动通讯服务商、即时聊天工具的绑定。

    就目前而言,Twitter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信息泛滥。要提升自身的价值,Twitter应当加入过滤功能。想象一下,如果用户可以选择性地向特定组群发送信息,而且还可以根据特定主题过滤接收人,Twitter工具将会更快地普及。Twitter背后的创意将会延续下去,并产生更高效的应用。

    Twitter是一个可让你播报短消息给你的朋友或“followers(跟随者)”的一个在线服务,它也同样可允许你指定哪个你想跟随的Twitter用户,这样你可以在一个页面上就能读取他们发布的信息。

    Twitter最初计划是在手机上使用,并且与电脑一样方便使用。所有的Twitter消息都被限制在140个字符之内,因此每一条消息都可以作为一条SMS短消息发送。这就是Twitter迷人之处的一部分。

    Twitter对于组织严密的小组来说是非常有用的(尽管Twitter上也同样存大着数量相当大的乌合之众)。假如你跟随你的朋友,并且他们还跟随着另外的人,你就可以进行快速沟通。从概念上来看,Twitter与DodgeBall非常的类似,但它更容易使用。

    假如你在Twitter中输入一个项目,它们可以是私有的,只有当你的朋友获得你的允许才能查看,或者也可以是公开的,也就是说所有知道你Twitter ID的人都可以读取或订阅你发布的消息。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Twitter是完全免费的。

       

    信息参考: 中国日报网,Google,维基百科

  • Tag:欧洲 旅行

    ——从里斯本回到德国的时候,又是阴雨绵绵,让我霎时怀念南欧的阳光。

         如果没有西班牙朋友Rocio的盛情邀请,我大概不会把西班牙南部和葡萄牙列入旅行计划。2号下午5点到达塞维利亚机场,Rocio的爸爸开车来接我们,到了她家已经快9点了,慰问了一下她的两只猫,放下行李,晚饭10点多开始。不要惊讶,西班牙人习惯早上睡到很迟起来随便吃一点,下午三点吃中饭,晚上10点吃晚饭,大概因为那时候天才完全黑下来吧。我很不适应这种作息,但既然在别国,就要入乡随俗,以后也很难再体验这些了。晚饭吃了她妈妈做的沙拉和土司夹肉,外国人很喜欢吃外层很硬的面包,普及程度类似中国的米饭。随后几天又陆续品尝了西班牙著名的海鲜饭,熏肉,小菜Tapas,土豆菠菜饼,她爸爸妈妈英语不好和我们交流不畅,必须要Rocio随时翻译,但是对我们真的很热情大方。这一家三口关系很和睦,其乐融融的气氛让我也开始想家想爸妈了。

         第二天去了她家附近的小镇Arcos,在西语里Arcos意为拱门,因为这里有很多白色的拱门,成片成片的白房子,摆满鲜花的窗台,欧洲很多小镇反而比大城市更值得一去,在这里的石板路上走着,忽然想到三毛,这个对西班牙怀有各种情愫的女人,抬头,仿佛看到她坐在门廊上摆弄着收集的各种彩色石头,黑色的长发随意散落在肩上,眼神是不羁的,游离而又坚定。

         第三天,她爸爸开车带我们来到位于西班牙西南的城市Cadiz,这里被蔚蓝色的大西洋三面环绕,风是透明的,空气里也有某种花淡淡的甜味。也许因为自己是水相星座,或者很少能看到,我对大海有种特殊的感情,阳光跳动的海面,白色的海鸥,温暖的海风,柔软的沙滩,让我忘却所有烦恼,心里充斥着纯净的满足感。拍了很多照片,还录了个小视频,在沙滩上躺到快7点才离开。

         第四天,塞维利亚。正赶上周日,而且有复活节宗教游行,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挤在街上,整个市中心的每条街道都被人群塞满,而且烈日炎炎,我们只求尽快离开市中心走到没有游行的地方。这一天没有游览什么景点,很早回到宾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订到了原价120欧一晚打折到45欧的公寓式旅馆,里面有设备齐全的厨房,浴室,超大液晶屏电视,带餐桌和沙发的客厅,卧室还有一整面墙的镜子,爽翻了。可惜的是我们只住一晚,而且周日超市关门,要不然就可以买点东西在厨房做饭了。

         第五天全天都在塞维利亚的各个景点流连,Rocio家里还有其他事不能继续陪我们了,少了个翻译和导游,只能自力更生。塞维利亚的路七拐八拐,一点都不规则,对着地图都要找半天。但因为是周一,游行的队伍明显减少,下午三点我们就已经在最后一站---塞维利亚宫殿了。坐在长椅上休息的时候,走过来一对老夫妇坐在我旁边,听到他们讲德语,顿时倍感亲切,于是就攀谈起来,原来他们是从德法边境的一个小城来的,怪不得德语还带着大舌音。和这两个和蔼可亲的老人不知不觉聊了三个小时,之后合影留念就去觅食了。晚上11点半,我们坐上到里斯本的大巴,在一片叽里咕噜不知什么语言中睡去。

          到达里斯本的时候,眼皮重的怎么都睁不开,真的是用手掰开的...一夜颠簸,也没怎么睡好,但只能强忍着脚下的剧痛和头昏下了车(之前走了太多路,脚上起了好几个泡)。清晨的风很凉,我清醒了很多,在完全不知道路的情况下去问车站人员,还好有一个会英语的,还很热心地把坐什么地铁,在哪里转车都写下来了。葡萄牙用格林尼治时间,比德国和西班牙都要晚一小时,于是我们找到酒店时候,当地时间才7点。妈妈咪呀,那个黑人酒店招待一点英语都不会,我们跟她说在网上预定了房间,她以为我们要上网,搞了半天最后让我们10点以后再来。于是我们很落魄的拎着行李找到一个小咖啡馆,在里面吃了早餐,赖了快3小时才走。这次酒店换了个英语很流利的招待,5分钟搞定房间问题还帮我们寄存了行李。里斯本一日游就在经历各种波折后正式开始。我们先去了山上的一个城堡,给蘑菇和党员买了生日礼物,然后到海边,这是港口,没有海滩,让我有点小失望,不过还是有些世界文化遗产的地方值得一看。晚饭吃了正宗的葡式蛋挞,去超市买了三明治和酸奶,就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宾馆。

          这次南欧之行总体还是很顺利的,遗憾的是没有时间去格林纳达,因为从塞维利亚到那里要3小时了。不过,品尝了美食,见到了大海,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在海滩上瞎拍,我的脚,还有远处可爱的小男孩

  •      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呆了两天,泡温泉,逛皇宫,吃小吃。。今天中午和动动从布达佩斯飞回德国,easyjet推迟了40分钟才让登机,于是我有充足的时间逛免税店,范思哲的香水套装好合算,咬咬牙拿下。在匈牙利飞机延迟也就算了,到了德国,一向准时的火车居然也三番五次的延迟。我们只能随着愤怒的人流去赶慢一点的城市列车。比预期时间晚两个多小时才到波鸿,中国已经12点多了,只能等中国早上的时候再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

         明天下午又要到杜赛附近的一个小机场乘飞到西班牙的飞机,因为和西班牙同学Rocio一起,所以也不用怕语言不通无法交流了。在西班牙呆4天,再坐火车去葡萄牙里斯本,准备看看海就回来,不参观其他地方了。这一个多月的旅行,虽然有廉价机票和打折酒店,但还是花掉了不少钱,所以还是节省些比较好。恩很晚了,赶紧睡觉。最近总是梦到一些熟识的亲人和朋友,都是些很温馨的梦,希望今晚亦是如此吧。

  • 柏林第三夜 - [边走边看]

    Mar 24, 2009

         坐车穿梭于柏林街头,陌生而熟悉,我想我很久没看到高楼林立了。欧洲的房子基本都只有两三层,乍一看开阔平整,时间久了就显得单调乏味。

         德国人吃硬面包,喝很多咖啡,总是早上洗澡,死板严肃不会变通,略有洁癖,擤鼻涕却不分男女老少都异常大声,好像在用这种方式反抗着什么。

         第一晚在一家阿根廷餐厅吃了肋排,8.9欧的份量大得吓人,barbecue酱酱非常好吃。闯闯说回国要痛改前非恢复身材,看来我要劝她带上我一起。

         上周在波兰去了奥斯维辛集中营,整日的心情都很gloomy,昨天又去了柏林市郊的萨克森集中营,里面大的要命,我腿都快走断了,博物馆里的信息量异常惊人,要想一字不漏全部看完估计要两天两夜,最关键的是,这些集中营的餐馆都是免费的,而从装修布置能看出政府确实花了一大笔钱,很多德国人带着孩子来看,还随时讲解。如果日本有德国的认错态度,花个几亿多修些这样的纪念馆,让年轻的一代了解历史,中日关系肯定会有大改善的...算了,国民素质不一样。

         柏林的天气实在不适合旅行,丝毫没有春天的样子,刮风下雨,我的伞在几秒钟内就会被刮翻,干脆不用。查了下天气,明天居然有小雪,我这个白痴却只带了两件单薄的衣服来,看来只能靠加快走路速度保持体温,祈祷能撑过这一天吧。以前在三毛的《倾城》里,就对柏林的恶劣天气略有所知,这次才算是真正领教了。

         明天约了在友好家庭认识的女生Shahzoda一起游柏林,她专门请了一天假来见我,估计有很多话要倾诉,发了n条短信表达激动的心情,呵呵我这个知心姐姐还当到德国来了。哎如果天气好就perfect了。可是人生没有perfect的事不是么,你要觉得有也只是在欺骗自己。还是以平常心继续面对生活中的出其不意吧,有一点很重要,要善待自己。

         昨晚又梦到了爸妈,却是五六年前的模样。那时侯我还是个小中学生,每天早上冲下楼骑车上学,回头总能看到妈妈站在窗口,喊着慢点慢点要小心。放学到了楼下看到家里透出的灯光,心里就会无限踏实。初中之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与父母共同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归属感也越来越淡了。但总感觉被一种力量牵引着,也许,那就是内心最深处的牵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