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新出发 - [边走边看]

    Oct 28, 2015

    Tag:英国 旅行

    上次去英国是我第一次坐飞机,飞了12个小时到达希斯罗机场,又坐了大巴到剑桥。对于一个16岁高中女生来说,第一次出国,不禁感叹外面的世界原来是那么精彩,外国同龄人的生活原来是如此不同。(飞机上呕吐和第一天晚上无助到偷偷哭泣的事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在伦敦这个国际大都市,我只停留了一天。匆匆看过著名的大本钟,威斯敏斯特教堂,伦敦大桥之后便返回剑桥。回忆已经非常模糊,但离开伦敦的路上,我暗暗跟自己说,以后我一定要回来好好感受这个城市。

    十年后我终于等到了去伦敦的机会,这十年间,我从一个舍不得花1英镑买瓶可乐的小女孩变成了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帝都白领。当boss问我能不能去英国出差一个半月的时候,我强忍兴奋平淡地应声说好。转身就找来《狄更斯讲英国史》、《金雀花王朝》、《Watching the English》这些书,决定从里到外先了解下这个国家。

    下周就要出发了,未来的一个多月,我会坚持用写作,记录本次英国行。

    另,打算在豆瓣账号中认领一下我的博客 doubanclaimd2ea134cbbd1a1ed

  • Tag:深夜 思考

    一直认为,深夜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所显露出来的情感是最真实最勇敢,甚至是最不可思议的。所以我不怕黑暗,因为我觉得它会暴露很多白天隐藏地很深的东西,比如对变化的态度。

     

    变化是悄无声息的。我总是无法在消化这些变化上找到一个平衡点。安稳的时候,抱怨生活太单调。变化蜂拥而至的时候,又应接不暇。很多事情出现的次序不同,导致了不同的后果。要扭转一个变化,需要花费比适应这个变化多得多的精力和耐力,这也许是妥协的最好借口。

     

    我知道,很多时候一旦做了选择,便无法回头。这也就是我佩服那个女人的原因。很少能够有人像她那样敢想敢做,敢爱敢恨,即使一时被人在背后议论,依然我行我素。我还是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牵绊了自己要走的路。最幸福的一类人,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能够不顾一切去追寻的人。这也是面对变化的最高境界——自己创造改变。

     

    有勇无谋,注定失败。有谋无勇,注定平庸。所以当内心的小躁动和小不甘深夜里再出来作祟的时候?轻轻问自己一句:你敢放弃现在的一切去追求改变么?如果不敢,那就洗洗睡了吧。

     

     

     

     

  • Tag:摘抄

         每个选择必然有个反面,亦即放弃;于是选择与放弃的举动并无差别。
        ——《命运交织的城堡》
      
      被切成两半其实是件好事,如此才会理解世界上的一切人事物都不完整、才会知道这种不完整会带来悲伤。
        ——《分成两半的子爵》
      
      书册和誓言,比不上一个人既有的价值。人可以进行书写,只不过灵魂可能早就已经落失。
        ——《不存在的骑士》
      
      它没有名字也没有地点。我会再讲一次向你描述它的理由:城的组合元素如果缺乏相连的线索、没有内规  律、没有一定比例也没有相互交流,就必须给排除在可以想像的城市之外。城市犹如梦境:凡可以想像的东西都可以梦见,但是,即使最离奇的梦境也是一幅谜画,其中隐藏着欲望,或着隐藏着反面的恐惧,像梦一样。城市也由欲望和恐惧造成。尽管二者之间只有秘密的交流、荒谬的规律和虚假的比例,尽管每种事物隐藏着另一种事物。”“我没有欲望也没有恐惧,”可汗说“我的梦只由心生,或者是偶然形成。”
      
      “城市也认为自己是心思和机缘的造物,可是两者都支不起城墙。你喜欢一个城,不在于它有七种或七十种奇景,只在于它对你的问题所提示的答案。”“或者在于它迫你回答的问题,像底比斯人的斯芬克斯一样。”
        ——《看不见的城市》
      
      阅读就像在丛林中前进。
      
      巴黎到底是什么呢,巴黎是一本巨大的参考书,是一本查阅这座城市的百科全书:打开这本书,它给你一连串的信息,包罗万象为别的城市望尘莫及。
        ——《巴黎隐士》
        
      想要清楚看见地上的人,就应该和地面保持必要的距离。
        ——《树上的男爵》
      
      城市里的每样创新,都会影响天空的样子。
        ——《看不见的城市》
      
      如果我们忽略了自己,便无法认识身外的各种事物。宇宙是面镜子,我们在其中只能注视我们已经从自己那里学到的东西。
        ——《帕洛玛先生》

          爱人阅读彼此的身体不同于阅读写下来的书页,它可以从任何一点出发,跳略,重复,持久。从身体的阅读中可以辨认出一个方向,一条通向终端的路径。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 比缓慢更缓慢 - [自言自语]

    Jan 23, 2011

    Tag:随感

       呵,前途、阅读、转身

       一切都是慢的

  • - [自言自语]

    Jan 21, 2011

        人生来都是带刺的,婴儿吵闹的哭声,刺痛着周围人的神经。最开始,我们用哭声来表达不满。

        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我们学会善待他人,学会隐藏起内心的刺,学会假装没有被别人的刺伤害。

        想刺痛别人很简单,一句话,一个眼神,或者只是沉默。

        有的人天生就是刺猬,浑身长满了刺,虽然有柔软的内心,别人却无从知晓,因为他们害怕敞开心扉。

        要拔掉自己身上的刺,是很痛苦的。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可以除掉它们,爱与磨难。

        无尽的长久的的爱可以软化它们,而磨难则会如铁钳一般,硬生生地把它们拔出。

        生活中的我们,有时会觉得很受伤,但是低头看一看,你有没有拒绝了爱的软化,选择了磨难的铁钳?

        无论什么时候,选择朋友也好,爱人也好,先看看他们会不会为了你,隐藏起身上的刺。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在乎的人完全不在意是否刺伤了你,即使流泪,也要转过身去。

        两个人的默契,大概如同齿轮咬合一般,你进我退,互相包容。身上的刺,在彼此眼中便不复存在,因为它们早已融入到你的生活里了。

              

  • The one - [独舞一支]

    Oct 17, 2010

    Tag:

        Six billion people in the world

        Six billion souls

        And sometimes...

        All you need is one, the one.

       

  • 深秋,微凉。 - [海棠依旧]

    Oct 14, 2010

         研究生阶段换专业,是一件十分需要勇气的事情。现在的我就在为当初的勇气付出代价。

         每周的课程不多,但课下需要花的功夫并不少。尤其是在CNN,BBC,China Daily工作过的美国外教,布置的软硬作业足以占用七天中的三天时间,更不要说其他课上为了做报告要阅读的文章和资料。怀抱着改变中国传媒格局的信心,以及坚守着作为媒体人对社会和公众的责任(前者可能性约等于零,后者目前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讨论分析最新发生的各类事件,阅读与之相关的报道评论,揣摩外媒报道中影射的含义。忙碌起来的时候,会有种真实的存在感,感知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看看以后可以做什么让它变得更好。

         除了学业,也许天气是同学间讨论最多的话题。目前上海的气候很像英国的初秋,阴湿,沉闷。每日从宿舍望着外滩明亮的灯光,却很少有空去散步喝咖啡。这个城市有太多需要慢慢品味的,只要能够克服宅心和作业,便可以择日出门走走。

         听到远在德国的蓬蓬说她的生活,很安静很充实,在那样一个美丽的城市,读书定然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希望她可以两年后顺利毕业,去美国寻找幸福。

         生活中的磕磕碰碰都是必要的历练,想成为伟大的人,必须要能耐得住寂寞,有效利用独处的时间。只要内心怀有希望,以及对美好的坚持,就一定可以感受到点滴的快乐。

         问候北京的朋友们,那里应该到了天干物燥,大风飘落叶的季节,注意保暖!也许,明年我就回重新回到你们的生活中:-)

         最后,Happy Birthday to Kenneth!

              

  • 上海,启程。 - [独舞一支]

    Oct 12, 2010

         微博的出现把博客推到了我生活的边缘。虽然没有时常更新,但草稿箱里未完成的文章堆成了山。今天,搞定了一篇5000字的论文后,我终于有时间坐下,回顾一下最近的生活。

         很多时候是我们选择生活,但不得不承认,我们也偶尔会被生活牵着鼻子走。有时早上醒来睁开眼睛会想“我是怎么来到这儿的?”过去的生活会在不经意间冲进脑海,记忆新鲜地几乎要闻到那时的空气,然后猛然回到现实生活,或甜或苦,都要继续走下去。

         对上海的生活基本适应,每日骑车,爬楼,听课,看新闻,都已成习惯。老师们在学术界和业界都很权威,学院里也有各种讲座。外教要求比较严,每周都会布置很多reading assignments。所有学的东西,都为一年以后的实习打基础做准备。虽然不确定实习地点,但至少大方向定了,省去了选择的时间。

         原来06德语的同学已经四散天涯,德国,英国,香港,厦门,北京,上海,杭州。。大部队仍旧在德国,看来以后的同学聚会地点未必选在国内了。时常会怀念和你们一起在波鸿的那一年,同甘苦的友谊,才是最美好的友谊。祝愿你们一切顺利!

         而我的生活,也要在上海启程,究竟要驶向何方,是我接下来一年要思考的问题。Bless.